蜂花、拉夏贝尔纷纷靠“穷”出圈,“哭穷式营销”究竟有何魔力?

2021年,三个国货品牌可谓赚足了国人眼光。一个是鸿星尔克,一个是蜂花、还有拉夏贝尔。虽然都火了一把,但是前两者,是因为突破行业天花板的壮举,而后者则是因为近期的破产申请冲上热搜。

11月26日早上,数万人涌进拉夏贝尔直播间捡漏的消息冲上微博热搜,一时之间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。

蜂花、拉夏贝尔纷纷靠“穷”出圈,“哭穷式营销”究竟有何魔力?

拉夏贝尔直播间为何突然火爆?

11月22日晚间,有“中国Zara”之称的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,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。根据拉夏贝尔三季度财报显示,目前拉夏贝尔的净资产为-8.79亿元,已经资不抵债。因此债权人认为,公司已不能清偿到期债务,且缺乏相应的还款能力。

蜂花、拉夏贝尔纷纷靠“穷”出圈,“哭穷式营销”究竟有何魔力?

事实上,拉夏贝尔的溃败也早有迹象,从2019年开始,拉夏贝尔因子品牌申请破产、业绩大亏损、门店缩减等负面新闻多次进入大众视野。

去年9月份,在流动负债达42亿后,拉夏贝尔宣布将线上业务由自营改为“贴牌”。

11月24日一早,“拉夏贝尔被申请破产清算”登上热搜第一。随即,不少网友抱着“捡漏”的心理冲进直播间消费。

据悉,直播间提供了这些折扣,包括凑单7.5折、3件85折等;还提供部分达一定金额可使用的消费券。当天直播总时长将近15小时,共上架125件商品。

随着“捡漏”“捡打折货”的消息不胫而走,带货派发现,目前拉夏贝尔直播间已经干脆“投网友所好”上传了好几个“清仓福利款”的链接。

蜂花、拉夏贝尔纷纷靠“穷”出圈,“哭穷式营销”究竟有何魔力?

而在直播中疑似有网友提及公司被破产清算的问题,主播暂时回复称“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”。

对此,网友开始纷纷调侃拉夏贝尔这下可能不用破产了。

“靠清仓赚了一波,结果倒闭了。”

“感觉回本了哈哈哈。”

“这下不用清算破产了。”

百试不爽,品牌纷纷靠“哭穷”焕发第二春

以“穷”出圈——直播——呼吁消费者理性消费,在鸿星尔克“野性消费”成功出圈之后,其他品牌便纷纷效仿,“哭穷”式营销到底有何魔力,为何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抓住消费者的痛点?

成功的哭穷营销总能勾起消费者的情怀、博取同情。在互联时代,借助“流量利器”,每一次的“哭穷式营销”似乎都能带来不少的关注和效益。

近日,有网友提议蜂花参加大学生广告设计大赛,优化包装设计,蜂花回复“要花钱的吧……”;网友吐槽其包装显得廉价,蜂花回应“我们其实本来就很廉价”……

怕花钱的样子,在不经意间暴露了“穷”的窘境。

这种自嘲式的互动,很快激起了网友的同情心,加之蜂花随后被发现10年来仅涨价2元,让其一夜之间出圈、走红。很多网友涌入蜂花电商直播间消费。

一时间,蜂花线上销量大涨,一天卖出两万单,这是其过去一个月才能达到的销量。蜂花和鸿星尔克一样,都是因为穷,但是低价好用,引起网友同情,进而展开“拯救式消费”。

有企业从哭穷式营销中受益,也有企业遭到反噬

疫情期间,西贝餐饮创始人贾国龙通过哭穷的方式,暂缓了企业当时的困境。但生意的总归是生意。西贝“哭穷”事件后不久,消费者就发现其部分菜价悄悄上涨1-10元不等。舆论随即反弹,曾被消费者“心疼”的西贝,一下子成了消费者吐槽的中心。

在被“骂”上热搜后,贾国龙道歉并恢复了价格——“你们的意见,我收到了。这个时候涨价,不对。”

对于老品牌来说,“哭穷”或许是当下的一种自嘲,可以迅速与消费者拉近距离感,但如果一味地哭穷,也会引起消费者的反感,既然老品牌明知自身处境,品牌老化、产品力下降,什么不是去寻找解决方案,而是找消费者哭穷,用行动力去改变,比“哭穷”的方式更好。

总之,一句话:哭穷不是长久之计!

留下评论